欢迎来到阴阳屋分集剧情详细介绍(1-11集)大结局

发布日期:2019-02-01 作者:龚洁

欢迎来到阴阳屋第1集剧情介绍

  丈夫被狐狸附身

  王子稻荷商业街又迎来了普通的一天,这里的商户们都是往来甚密友人。但今天,似乎商业街来了一个带着奇怪气质的男人。

  安倍祥明原本是某店的头牌牛郎,是个处事圆滑、巧舌如簧的家伙,还拥有着极高的推理观察能力,脑袋十分聪明。他在辞掉那份工作后来到这里租下一家居酒屋的地下室,开了一家专为女性占卜的阴阳屋。一身阴阳师打扮的他堂而皇之地走过商业街的各家店铺门前,惹得各家店主频频侧目。

  泽崎瞬太是东京都立飞鸟山高等学校的一名一年级学生,这天放学后正因为学业太差会影响升级而被留下来和特地赶到学校的母亲泽崎绿一起与临时班主任只野路子面谈。在老师和母亲会谈的时候,当事人瞬太却好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打起了瞌睡,这让老师与母亲都十分无奈。

  母子二人从学校离开,相较于母亲为自己担心是否会被留级,瞬太的态度就显得十分无所谓了。两人走进商业街往家去的时候,泽崎绿意外发现了新开的阴阳屋,一向相信这些的泽崎绿最终心动于开业半价这样的优惠,想着家里最近一连串的倒霉事不禁欲进去占卜一下。不信鬼神的瞬太在劝阻母亲后无果,只得无奈地一起进去。

  性情温和单纯的泽崎绿在祥明一通忽悠下,最终肯定的觉得家里一连串的坏事都是因为被恶灵东西缠上的缘故,并不顾儿子的阻止要花钱请祥明帮忙驱邪。祥明只是敷衍地随便做了做样子,就告诉泽崎绿已经驱邪成功了,并开口就要一万日元作为酬金,并说已经是打折后的半价了。眼见母亲就要乖乖掏钱,瞬太实在是气不过,以自己超常灵敏的嗅觉所发现的破绽来拆穿了祥明骗人的把戏。

  没想到祥明并不认错,反而教育泽崎绿每个家庭都有一两件不幸的是,不要遇到什么不幸的事就怪到鬼神头上,摆出一副悲剧女主的表情,去想想该怎么动手去解决才更实际。说的泽崎绿无言以对,反而理亏的低下了头。

  看到母亲如此吃亏,瞬太怎么也忍不住了,抬手就给了还要对自己说教一番的祥明一拳,打得他退后好几步撞掉了一盏器皿摔得四分五裂。瞬太对祥明怒吼,让他给自己的母亲道歉。一瞬间,祥明清楚的看到瞬太的眼眸因愤怒在闪烁间变成了兽类眼眸才有的形态,却也只是在一秒间便恢复正常了。祥明又想到了什么坏主意。他告诉泽崎绿打坏的东西价值十万日元。看到母亲为了自己的过错而发愁的时候,瞬太最终还是接受了祥明提出的打工抵债的意见。

  母子二人从阴阳屋离开后,路上瞬太在抱怨祥明是骗子,这时一个八九岁背着书包的小女孩追上来询问阴阳师是否真的灵验。瞬太说那是骗人的,但是泽崎绿却温柔地告诉小女孩,阴阳师会倾听你的烦恼,并告诉儿子多亏了祥明的说教,自己清醒多了,也看开了。并询问小女孩有什么烦恼,小女孩吞吞吐吐,还是没能说出口,转身跑走了。

欢迎来到阴阳屋剧照

  晚上,几家关系好的商户都聚在「狐火」吃东西聊八卦,正谈论着阴阳屋的事,路子下班回来了。路子的外公就是这家居酒屋的店主,内藤原次郎,两人居住在居酒屋的二楼。路子刚回来没多久,祥明也进了居酒屋坐下,却受到了店主内藤的冷待。路子和祥明两人因为个性问题和社会价值观多方面不同的原因而表现出不太融洽的感觉。在居酒屋打发时间的神社巫女鲇川珠希突然发现,原来祥明就是她之前一直倾心的那家店的牛郎,赶忙上前打招呼。而祥明也认出了珠希。对于之前是牛郎这个职业,路子表现出来对祥明是更加不屑。

  众人散去后,原本路子洗完澡就准备睡觉了,刚好看到在自家居酒屋门口用炉灶点火烤豆腐吃的祥明,不禁下来制止。两人又发生了摩擦,路子因为自身的许多事被聪明的祥明看穿,越发不满。

  照例午休时和同班的两个好友在天台上吃午餐的瞬太在好友那得知原来祥明是牛郎,心情忐忑的瞬太告诉好友,他要在阴阳屋打工了。放学后来到阴阳屋的瞬太在祥明的要求下穿上奇怪的服装,据说是阴阳师的助手应该穿的衣服,还表示从此以后会以小狐狸来称呼瞬太,并要求瞬太到街边发放可以带来好运的式神贴纸来为阴阳屋招揽生意。瞬太因此又在街边碰到了那天碰到的小女孩。

  见小女孩一副有烦恼却又不知怎么开口的样子,瞬太便把她带进了阴阳屋,让她和祥明说说。小女孩说自己叫里见由实香,想拜托阴阳师救救被狐狸附身的父亲。说自己在漫画上看到过什么是被狐狸附身,自己的父亲在一周前突然性情大变,夜里总是和母亲吵架,并且大打出手,还每每会砸烂家里的东西。还拿出拍了照片的相机给祥明看,掏出自己的储蓄罐倒出里面的全部积蓄,请祥明帮忙。

  祥明并不为所动,说家庭暴力的事还是找派出所比较好。瞬太很生气,指责祥明过于冷血,并声称要靠自己来帮助由实香,便拉着由实香离开了。两人离开后,祥明居然悠闲的躺在沙发上翻开由实香忘在这里的漫画书看起来。

  夜幕降临,路子跑到阴阳屋询问祥明瞬太的下落,说瞬太母亲打电话告诉他瞬太到现在还没有回家,让路子帮忙看看是不是还在阴阳屋。而祥明表示瞬太去帮助由实香解决家庭矛盾去了。路子很生气,责怪祥明不负责任,瞬太也只是个孩子,如果由实香的父亲是个黑社会般的人物,万一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并告诉祥明,明天商业街的商户们会在临时集会上收集签名,然后直接和店铺的屋主谈判,要把古怪的阴阳屋赶出商业街。说完,转身跑出去找瞬太了。

  路子离开后,路子的外公内藤原次郎也走进阴阳屋让祥明给自己看手相占卜。祥明问他为什么让自己帮他占卜,内藤却反问他为什么要雇瞬太做助手。祥明随口说是一时兴起,而内藤却告诉他,瞬太是个看到别人有困难不会无动于衷的好孩子,并对祥明说,这个商业街里的人们都是重情重义的家伙,如果你想在这里开店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

  路子辗转跑在街区的每条街道上寻找瞬太的下落,终于在由实香家对面找到了坐在地上靠着一辆车车头晕倒的瞬太。惊慌失措的路子见瞬太在被自己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后,赶忙拿出手机要打电话求助。电话刚接通,就被一只手阻止了,路子抬头一看竟然是祥明。祥明说瞬太只是睡着了而已,并说瞬太的鼻子很灵,暗示可借此来叫醒他。便摘下瞬太的脱鞋贴到瞬太鼻子前,嗅觉灵敏的瞬太就一下子被臭味给臭醒了。

  瞬太说自己吃了由实香母亲的闭门羹,于是就在门口等由实香的父亲回来,谁知道就等着等着睡着了。说话间,瞬太灵敏的听觉立刻听出由实香家里有东西砸碎的东西响起。三人赶忙敲响了由实香家的门。

  最终,祥明会怎么样解决由实香家的家庭暴力问题呢?他的阴阳屋能否在商业街站稳脚跟呢?还有神奇的少年瞬太,拥有超常能力的他,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

  在瞬太向祥明询问为什么会雇佣自己这个问题的时候,祥明的回答竟然是:因为你是只狐狸啊。

欢迎来到阴阳屋第2集剧情介绍

  被诅咒的拉面

  祥明在阴阳屋里给一位恋爱遇到问题的女性占卜,用自己的推理观察能力和巧妙的言语帮她解决了问题,从中获得了不少酬金。客人走后,瞬太询问祥明得知了事情的真相,感叹祥明不愧是牛郎出身,真的很懂女人。

  学校里,校长把路子叫到办公室,给他看一则网上论坛的帖子,帖子上竟写着十五年前在王子稻荷神社被居民捡到的弃婴就是现在在飞鸟山高校就读的一年级的学生泽崎瞬太。校长说虽然事情的真伪还有待考证,但这件事如果在学生间流传开来对瞬太一定会造成影响。路子热心的接下了这个任务,表示这件事交给自己来解决。

  在阴阳屋门口打扫的瞬太看到母亲和上海亭拉面店的店主金井江美子一起过来,母亲询问瞬太阴阳师是否在店里,原来泽崎绿是带金井来找祥明有事情拜托他。目送两人进去之后,瞬太发现似乎有奇怪的家伙在不远处的巷口偷偷向这边张望,觉得很蹊跷。

  金井踌躇了半天终于开口了,说自家的拉面店受到了诅咒,想要请求祥明帮忙。原来,近段时间,拉面店的生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好了,业绩下滑很大。要知道,上海亭是他们商业街最有名的拉面店,生意一直好的让人羡慕。金井说,仅仅是生意不好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她在一个月前的早上开店时,发现狐狸石居然出现在了自家店门口,自己太害怕了,竟然一口气把狐狸石搬回了神社。

  住在这一带的人都知道,狐狸石是王子稻荷神社里的神体,触碰过的人就会受到诅咒。相传,当年从西国来到江户的公主因为触碰了狐狸石,美丽的长发在瞬间全都掉光了。并且近几年也有不少列子说明狐狸石的诅咒的确存在,触碰过的人多少都会倒霉,当地人都对狐狸石的诅咒深信不疑。最近拉面店的生意门可罗雀,金井说一定是受了狐狸石诅咒的缘故。

  祥明却说,每个人多少都会遇到些不幸的事,而且几率很大,只是出了事的人都会下意识的把事情怪在狐狸石的头上,并拒绝接受金井的请求,还说与其担心狐狸石的诅咒,不如去想想是不是自己的经营方式有问题。金井越听心情越差,用很不好的语气带着威胁的态度告诉祥明,阴阳屋还没被商业街正式认可,如果自己去宣传说阴阳屋是个只会骗钱的下流之所,你很会就会被赶出去的。迫于无奈,祥明只好答应了下来。

  为了让上海亭多点客源,祥明让瞬太上网到美食网站去给上海亭多回复几条好的评价,意外的发现原来上海亭的生意变差是因为一个网名叫做拉面领袖的家伙回复了许多不好的评价,诋毁上海亭的料理。金井为了店铺的生意,在祥明告诉自己这事后,再次用半拜托半威胁的强硬态度,让祥明答应去店里帮他找可疑人物。

  祥明只好带着瞬太坐在店里守株待兔,过意不去的金井就请他们吃拉面作为补偿。吃拉面的同时瞬太在担心那个网名叫拉面领袖的人会不会来,祥明表示他已经设好了圈套,那人不出意外应该会来。祥明吃着拉面大赞好吃,无意间却看见店门口站着一个可疑的家伙正盯着里面,发现祥明注意到自己后转身离开了。

  两人等到很晚都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人物,只好先回到内藤的居酒屋。对于金井的遭遇,商户们都很担心,谈论着谁比较可疑,都提到了那个穿着写有大汉字T恤的男子,说那男子的眼神十分吓人,还鬼鬼祟祟的。内藤表示应该不会有人憎恨金井的,虽然金井平时是讲话直了些,但其实人很好的,没有城府,而且兢兢业业地在丈夫死后打理丈夫生前倾尽心血的拉面店,还要养育儿子,很不容易。说着,内藤又提醒瞬太,时候不早了,他应该回家了。瞬太回答说没关系,母亲就是让他在这里吃了晚饭再回去的。

  而此时,瞬太家的店里,路子前来拜访泽崎夫妇,表示有事要和他们谈谈。夫妇俩很紧张,询问路子是不是瞬太在学校又犯了什么错,没想到路子问的居然是瞬太的身世问题。路子说虽然很不好意思,但她还是觉得自己身为瞬太的班主任最好还是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到是这事,夫妇俩反倒松了一口气。泽崎绿回忆起当年的事,十五年前的年末,他们夫妇俩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一个寒冬的清晨她去神社祈福参拜,要离开时看到神社的树下有一个篮子,篮子里竟然有一个可爱的婴儿正在酣睡,旁边还附着一个信封,信封上写着“这孩子就拜托了”。泽崎绿当场就报警了,后来孩子就暂时安置在她工作的医院。由于一直没有找到孩子的父母,而泽崎绿也对那孩子产生了感情,就决定自己领养这个孩子,抚养他直到找到亲生父母为止。善良的泽崎吾郞也同意了她的决定,这才有了现在的瞬太。

  路子问,瞬太自己是否知道这件事。

  夫妇俩表示,幼稚园的时候,瞬太因为这件事被别的孩子欺负,所以和他认真的谈过一次,不过当时他还太小,似乎不大理解,而且瞬太一直就是如此,对于自己不在乎的事情就抱着满不在乎的态度。并说,欺负他的孩子后来都吃到了苦头,伤的很严重,就有流传说瞬太是被神社的神明保护的孩子,那以后就没有人敢欺负他了。

  路子又问夫妇俩,有没有考虑过现在瞬太已经大了,再和他好好谈谈这件事。并告诉夫妇俩前几天论坛上有帖子揭露瞬太身份的事情。夫妇俩并不十分在意,这些年来类似的事情也有过好几次,认为大概是哪个无聊的好事之徒做的。夫妇俩告诉路子,他们并不在意这件事,已经一起生活了十五年了,只要心里认定瞬太是自己的孩子,别的都无关紧要。

  路子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中午和好友在天台上吃午餐的瞬太和好友谈起了上海亭的事,一位好友立刻拿出手机打开美食网站的网页看了看情况,并告诉瞬太,网名叫做拉面领袖的家伙已经在评价那里贴上了带有苍蝇的拉面照片,还眼尖的立刻看出那有苍蝇的拉面照片是合成的。瞬太回忆,自己和祥明在拉面店待了很长时间,根本没发现有客人拿手机拍照。另一好友说可能是早就拍好的,但很快被反驳了,如果是早就拍好的早就上传照片了。瞬太又陷入了沉思。

  看到这样的事情,金井十分生气,却又因为不知道拉面领袖究竟是谁而一筹莫展。祥明逼着她以上海亭的未来做考量,一定要看出这张照片里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能够顺藤摸瓜找出一点线索。金井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突然发现了什么,却在此时改口说不再追究此事,并说一昧的在意网上的评论怎么能经营好店铺呢。瞬太十分惊讶,而祥明也说如果金井这样决定那就这样做吧。

  此时,路子来到阴阳屋,约出祥明一起到了神社,告诉了他瞬太的身世。路子觉得祥明迟早要知道,还是先告诉他比较好,免得祥明日后口无遮拦的乱说。祥明却想起了那天看到瞬太露出异样的眼眸,又联系起这间神社似乎想到了什么,笑的很有深意。两人在一起谈话的场面被不远处的珠希看在了眼里。

  瞬太的好友似乎发现了什么,去找瞬太给他看手机上的东西,看完后的瞬太生气的跑了出去,好像是找什么人去了。那么,陷害上海亭的拉面领袖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这一次的事件祥明又会用什么方法来完美的解决呢?还有频频出现的那个神秘男子又究竟是什么身份?

  原来,瞬太早就知道他不是泽崎夫妇的亲生孩子,但也正因为这样更加感恩于泽崎夫妇。并说,是不是亲生的没关系,只要自己把他们当做亲生父母孝顺他们就好了。捡来的孤儿这样的出身让瞬太原本就神秘的身世有了更多的猜测。

欢迎来到阴阳屋第3集剧情介绍

  一亿日元的遗物搜寻

  商业街众人终于抓到了近几天突然频频出现的神秘男子并带他到阴阳屋,没想到他竟然和祥明是旧相识。男人告诉大家,他叫槙原秀行,是祥明从小认识的邻居,自称祥明的青梅竹马。秀行的出现也揭示了祥明其实有着复杂的家庭身世,有钱人家的少爷?不肯继承家业?……伴随着秀行的出现带来了许多新的疑惑。

  飞鸟山高校的校长找路子谈话,又是有关瞬太的事。校长不知从哪里得知瞬太在阴阳屋打工的事,因为阴阳屋和祥明在这一带都没有什么好口碑,甚至有很多不好的传言,所以校长让身为班主任的路子去阴阳屋了解一下情况,打探清楚看看阴阳屋是否适合学生在那里打工。

  因为这样,路子不得不走进阴阳屋再和祥明打交道,并跟祥明说,如果自己发现阴阳屋根本不适合学生工作,就会禁止瞬太在这里打工。祥明回答,如果没有了打杂的他会很麻烦的。路子一下子抓住话茬,问瞬太是否祥明只会使唤他做事。瞬太诚实的回答有。路子联想到瞬太上课总是犯困打瞌睡的事,指出瞬太会这么累一定是因为祥明一直让他干活的原因。

  祥明快人快语的反驳,说瞬太会在路子的课上睡着完全是因为路子讲课的方式实在是太无聊了。路子从来没这样想过,大声为自己辩解,却还是被祥明说的无力还击。瞬太见路子被如此打击,于心不忍,开口帮路子说话。但一向不大会说假话的他反而说的路子更失落了。

  恼羞成怒的路子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把学生交给这种人,拉着瞬太就要往外走,刚好一头撞上了带人来阴阳屋找祥明的秀行。经瞬太的介绍两人互相认识了一下。秀行带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介绍说她叫宫内夏央,是秀行打工地方的后辈,因为遇到了让人头疼的事,所以秀行特地带她来找祥明的。

  夏央说,想要让祥明帮忙找寻他外祖母的遗书。原来,在夏央的外祖母森田喜美死后,本该来宣布遗书上有关遗产分配问题的律师却告诉森田的五个儿女们,森田真正的遗产藏在了她生前最重要的东西里,谁能找到就把遗产全部给谁。如果森田死后直到十月二十七号下午五点还是没有人找到遗书,那么森田所有的遗产都将捐给慈善机构。为此,五个兄弟姐妹把家里翻了个遍,你争我夺,闹得不可开交,谁都不想让出这份遗产。夏央的母亲是森田的小女儿,性格温和软弱,所以一直备受欺负。夏央很为母亲不甘心,觉得与其让那几个贪婪的舅父或姨妈拿到遗产,还不如是自己和妈妈来继承。所以,今天才跟着秀行来到阴阳屋,就是希望祥明能够出手相助。

  祥明说这种事去找私家侦探不是更好,夏央回答,自己的舅父们已经找了私家侦探,却依旧没有找到,夏央才听信了秀行的话想来祥明这里碰碰运气。原先祥明是根本没有想帮忙的意思,随即夏央接着说遗产有一亿日元,如果在祥明的帮助下找到会分给他一定的金额作为酬劳。听到这里,祥明才笑着答应了这件事,并说自己义不容辞。当场就说定在这周日也就是十月二十七号最后期限的时候去森田的老家群马县帮忙。

  晚上,几家关系好的商户聚在内藤的居酒屋吃饭,没想到秀行也跟来了,表现出来对路子很殷勤的样子,让大家纷纷猜测秀行大概是对路子有意思吧。这样的举动让身为外公的内藤看不过眼,故意对秀行十分冷淡让秀行很尴尬。却扭头到另一边和善地帮祥明猜测一般老人家重要的东西可能是哪些。

  就寝前,洗过澡的路子唉声叹气的样子引起了内藤的注意,问她怎么了。路子有些难过的问外公,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当老师。内藤没有多说,只是回答,比起以前一心埋头研究的路子,他更喜欢现在这个敢于面对别人的路子。路子很感动。就在这时,路子听到楼下有人叫自己,打开窗户一看,居然是祥明,祥明邀请路子周日和他一起去群马县。路子找理由拒绝,可祥明又说如果同去刚好可以视察瞬太的工作,而且路子又有驾照,就拜托路子开车载他们去。路子疑惑祥明怎么知道自己有驾照的,祥明透露是内藤说的,谢过路子后不由分说的就离开了。路子瞥了瞥不远处的外公,内藤赶紧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在天台上和好友吃午饭的瞬太突然问道,买一支口红需要多少钱,好友纷纷猜测他是不是恋爱了,瞬太解释说是想买给妈妈的,自己父母的结婚纪念日要到了。好友感叹,说这种日子小孩子也得送礼物啊。瞬太有些遗憾的说,父亲失业在家,母亲忙于工作,每次看到母亲上班前拿着那支几乎都没有了的口红用化妆笔抠的很艰难的样子,自己总想为母亲做点什么。不过钱是个大问题,瞬太有些失落,却陡然想起了夏央拜托阴阳屋的事,脸上露出了希望。

  周日,路子驱车带着祥明和瞬太去往群马县森田的老宅。到了地方后看到了夏央别的亲戚们,感觉他们很不友好。进了大屋才发现,屋子里是满地狼藉,就像被残暴的抢匪刚刚光顾过一般。夏央解释说,这一个月来大家都快把宅子翻了好几遍了,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副场景了。看到这里,原本毫无干劲的路子也变得热血起来,告诉夏央不能把遗产让给那些过分的家伙,并说自己会全力帮忙的,瞬太也一副干劲满满的样子。

  路子发现了被扔在地上的挂历,看到上面有些日期是用红笔特地圈注出来的,认为其中可能有什么特别含义。仔细看看后,路子发现这些全都是质数,并推断这很有可能是一种使用了分解质因数的RSA加密算法,顿时理科高材生的她被激起了心中跃跃欲试的浪花,路子立刻就地捡起散乱在地上的笔翻到挂历的背面就趴在地上开始解题。

  路子解题时,背景音乐配合的适时响起,居然是《神探伽利略》里的经典配乐。瞬太看着路子解题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幅场景。就在画面风格手法完全往另一部电视剧跑偏时,祥明的话打破了路子的乱入:这些被圈起来的全是黄道吉日吧!况且,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怎么可能会那么难的加密算法啊!

  路子陡然一愣,扔掉了手中的笔站起来,完全不提刚才发生的事,立刻转移话题,跟大家讨论年纪大的老奶奶可能会把遗书放在哪里。突然路子想到老人家一般喜欢把东西藏在仓库里,夏央便带着路子跑出宅子去仓库找线索。瞬太刚想跟过去,却被祥明制止了,说分头行动更有效率。

  另一边,泽崎绿在医院上班的时候,护士长接到电话说值夜班的护士临时生病了不能来上夜班了。一向心善的泽崎绿便主动要求代班,护士长惊讶的说你今天不是结婚纪念日吗?想到这段时间只一心埋头做模型,别的什么也不想的丈夫,泽崎绿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回答说反正他也不记得。护士长忙说,这样的日子一定要重视起来,千万不能忽视,并没有同意泽崎绿想要代班的要求,让她下班赶紧回家。

  跟着祥明找线索的瞬太想了想,还是决定跟祥明说说看,他问祥明如果自己找到了遗书能不能分自己一些奖金,因为想要给母亲买口红。祥明大方的表示如果瞬太找到了遗书的话,可以分他一部分奖金,使得瞬太更有干劲了。

  四下张望的祥明在抽屉里发现了个不起眼的东西,并用自己擅长对付女性的手段让仇视自己的一个女性亲戚告诉了自己有关那样东西的事。在回忆童年的时候,那女人告诉祥明,他们兄弟姐妹从小就会为了一点点小事争抢,被大打出手,还指责会这样全怪他的兄弟姐妹们太贪得无厌了。一番对话只让祥明和瞬太摇头唏嘘。

  那女人走后,瞬太好像发觉了什么,动了动耳朵,瞬太灵敏的听觉让他听到了路子的呼救声,赶忙从宅子里跑出来,不明所以的祥明也只好跟了出来。瞬太一口气循着声音跑到仓库前,发现仓库的门被人用东西抵住了,所以在里面的人就打不开门了。瞬太赶紧拿掉拿东西打开门,果然夏央和路子正在里面呼救。

  走出仓库的路子在瞬太那里得知自己被困的缘故,生气的大骂夏央的那些亲戚们贪婪、虚伪又心狠手辣,先是有人偷偷把她们困在仓库,接着明明在院子里的几位亲戚们能听到仓库的动静,竟没有一个人来查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幸好听力极好的瞬太发现并救了路子和夏央。

  祥明顺着路子的话说道,正是因为他们虚伪、贪婪又心狠手辣,能够一派从容的说谎,才成功的成长为适应社会的成年人。瞬太让祥明想想办法,大家都不想让遗产落到那些混蛋亲戚们的手里。

  面对亲戚们讽刺的一言一语,祥明表示自己可以亲自去问森田女士她遗书的下落。亲戚们都对之唾之以鼻,根本就不相信。但祥明却摆出一副正直的样子,还自信满满地说了很多让人听不懂的专业性术语,说可以让森田的亡灵上自己的身,听得大家都愣住了。继而祥明又表示,自己必须沐浴更衣后才能进行仪式,还向路子借车去附近的温泉泡汤,并成功地用一包不起眼的猫粮引开了路子的注意,让路子没有精力去追究原来祥明有驾照还奴役自己为其开车的事。

  看着那包猫粮,路子很快地分析道,对于独居的老人而言,自己养的猫就是唯一可以做伴的家人,很有可能那只猫就是森田最重要的东西。夏央又接着说,自己好几次在宅子附近看到戴有红色项圈的猫出没。闻言,亲戚们一下子炸开了锅,手忙脚乱的开始找猫。

  相较于路子拿着小鱼干引诱猫出来这种低效率的方法,瞬太干脆用自己灵敏的嗅觉顺着猫的味道来找寻猫的所在。一路靠着瞬太的嗅觉在大棚里找到了猫,可还没等抓到,那猫一下子就蹿进了宅子里。亲戚们一阵翻天覆地的骚乱之后,总算是被一位亲戚逮住了那只猫。拿下项圈里的纸条一看,原来只是防止宠物走丢而写的主人的信息,众人都失望了。

  一位脾气暴躁的亲戚责怪路子乱出主意害得他们如此狼狈,并用十分凶狠的语气让路子赶快去把那个不负责任的阴阳师找回来。路子被吓了一跳,居然呆呆了点头答应了。车被祥明开走了,路子只能向夏央借了脚踏车问了温泉的大概方向,一路上看着指路牌十分艰难费力地骑到了温泉的所在地。

  在男女混浴的温泉里找到了正在给老奶奶看手相的祥明,还没等路子脾气发作,祥明就告诉她自己从森田生前的好友这里得知森田曾和儿女们一起埋过时间胶囊。得到这个线索的路子又卖力地蹬着脚踏车回到了宅子,把这事告诉了大家,可是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森田的儿女们早已不记得当年的时间胶囊具体埋在了哪一棵树下。。眼看着太阳已经慢慢往西去了,离五点的最后期限只有两个小时了,众人一起开始寻找,每人拿着一把铲子到一颗树下挖时间胶囊。终于,一个亲戚挖出了时间胶囊。可打开后行为粗鲁地乱找一通还是什么也没有,大家不禁泄气了。

  脾气暴躁的亲戚又把错怪在路子头上,说都怪她乱说话,害得他们又白费一番力气还浪费时间。路子被教训的狗血淋头,只能再一次蹬着脚踏车气喘吁吁地去找祥明。终于在温泉旁边的蛋糕店门口找到了坐在那里一脸悠闲的吃蛋糕的祥明。气的路子差点发疯,她问祥明究竟在干什么,祥明回答说找累了在吃下午茶。见祥明如此不负责任的表现,路子指责了他一番,气呼呼地回了宅子。

  此时,在内藤的居酒屋门口,手捧鲜花的秀行出现了,正在门口排练该怎么把花送给路子。内藤突然推门,看到秀行就摆出一副冷淡的样子,对秀行的问话不理不辞。突然,珠希出现了,她告诉秀行路子和祥明出去了。在珠希话语的引导下,秀行很快联想到路子和祥明可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气愤的咬牙切齿地跑走了。扔掉的鲜花刚好掉落在珠希手上,拿着花的珠希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

  而老宅这边,眼看时间就快到了,大家都在争取最后一分一秒,把任何找过还是没找过的地方再翻一遍,生怕有一丝遗漏。究竟,森田女士的遗书会被找到吗?会被谁找到?祥明真的是这样不负责任的家伙吗?夏央家勾心斗角的内乱最终又该如何收场呢?

  开车回家的路上,瞬太有些失望,没有拿到酬金,不能给母亲买口红做礼物了。路子安慰他,并说可以请客让他买一个蛋糕带回去庆祝。在蛋糕店,和店主的一番对话让他们知道了一些事而对祥明产生了改观。晚上,路子和祥明在居酒屋吃晚饭,祥明这才把所有的事情解释给路子听。不经意间,路子觉得这个男人大概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内藤突然说路子头发上有东西,吓得路子不敢动,并让祥明帮他拿掉。祥明也故意捉弄路子,只是一片白色的羽毛,却装作什么可怕的虫子一般。两人打闹间表现出来了十分亲密融洽的感觉。这一切都被在窗外偷看的珠希看在眼里,珠希用力握紧了窗户上的木板边,眼神里隐隐透出恨意。

  泽崎绿看到瞬太带回来的蛋糕很高兴,而此时泽崎吾郞也走过来拿出准备好的礼物送给泽崎绿,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支口红。这时才知道,其实这段时间泽崎吾郞废寝忘食地埋头做模型是要拿到网上卖钱,好凑齐买口红的钱。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蛋糕。

  而最终,路子那边又会怎么回复校长,瞬太还能继续在阴阳屋打工吗?似乎秀行的出现并不仅仅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祥明的家庭和身世,还有独自一人来这里开阴阳屋的原因,就是接下来要解开的谜题。

欢迎来到阴阳屋第4集剧情介绍

  小心恋爱占卜

  正在阴阳屋门口扫地的瞬太看到祥明回来了,遂问他去了哪里,祥明说去旧书店逛了,还花了八万日元买了一整套的咒语书,瞬太惊讶他花钱不心疼。这时,秀行出现了,又劝说祥明考虑自己上次和他说的事,却反被祥明说不要多管别人的家事,便转身进了阴阳屋不再理会。

  祥明躺在沙发上回想有关于瞬太身世的事,却听到瞬太在外屋的店面里叫自己,以为是秀行阴魂不散,走出来一看原来是客人,这位女客人叫细川季实子,是祥明做牛郎时就光顾过的。说一年多不见手相也有变化,祥明遂又帮季实子看手相。

  季实子问祥明她能否在三天之内结婚,祥明说有难度。季实子却突然翻脸了,原来祥明曾在她二十九岁生日的时候帮她占卜,说她能在三十岁之前结婚。而再过三天季实子就三十岁了,却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对象。季实子把过错怪在祥明身上,指责是因为他的占卜失误,要祥明跟她结婚。又说,如果祥明实在不愿意和她结婚,那么就要祥明在三天之内帮她找到结婚对象。

  祥明只能微笑着以三言两语暂时把季实子糊弄走了,季实子说她还会再来的。

  看祥明一脸头疼的表情,瞬太表示自己也来帮忙,并跑出去找商业街的人一起帮忙。

  突然一下子,王子稻荷神社有好多人去祈福求签,这让珠希很奇怪,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阴阳屋的客人要在三天之内找到结婚对象,大家都希望自己家大龄剩男的儿子被选上。

  晚上,众人聚在内藤的居酒屋为季实子挑选合适的单身男性,刚好秀行来了,瞬太突然觉得秀行和季实子看起来也挺般配的,遂问祥明撮合他们两个如何。祥明回答也不错。季实子却突然生气了,大声问祥明以为自己是结婚狂吗,结婚对象只要是个男人就可以,自己只不过是要让祥明承担占卜失误造成的后果。祥明却回答说世界上没有百分百灵验的占卜,如果季实子非要这么想,那么自己只能认为季实子被诅咒了。

  恰好在这个时候,路子回来了。瞬太介绍季实子给路子认识,并说现在想要撮合秀行和季实子在一起。心系路子的秀行赶忙否认,为了避免造成误会,竟然当场就开口向路子告白。路子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祥明那里看去,秀行似乎想到了什么,再加上之前的误会,问路子是不是因为祥明。祥明在仔细想了想之后,给予了肯定的回答,气愤的季实子和秀行转头就离开了。路子对祥明道歉,说自己一不小心就那么做了。祥明表示没关系,这样一来正好季实子也会放弃了。

  深夜,一个神秘的女子似乎在举行什么古老的诅咒仪式。

  第二天早上,商业街的商户们在晨练的时候发现了钉在公园树干上的草人。

  被好友问起阴阳屋有没有恋爱的符咒时,瞬太大呼祥明不过是个骗子,却口是心非地在放学后偷偷在阴阳屋翻看祥明买回来的咒语书,刚好被回来的祥明发现,瞬太赶紧把书放回去。祥明却告诉他恋爱实现的咒语在第六卷。瞬太奇怪祥明怎么知道的,祥明笑道高中生一般会想要知道的也大概就是这些了,并让瞬太准备一下要出去。原来是早上被发现的草人,商业街的人们希望祥明能去解决。

  祥明举行了仪式后,拿下稻草人,对众人说这是一种流传已久的咒语,是诅咒稻草人。把被诅咒者的名字或毛发放在稻草人里,再钉死,就算完成了。祥明查看后说这个稻草人是完全手工制作的,看得出来做这个的人不像开玩笑,并在稻草人里发现了写有路子名字的纸条。

  得知这件事的路子不安地询问祥明被诅咒会怎么样,瞬太猜测说可能会死,吓得路子赶忙向祥明求助。祥明问她有没有人对她恨之入骨,让路子好好想想,可路子完全想不起来。瞬太帮忙回忆说,昨天好像路子才把秀行给甩了。祥明帮忙解释说秀行不会是这样的人。瞬太又猜测可能是季实子,季实子可能把路子当成了情敌,毕竟季实子一心要让祥明负责。祥明再三思索,觉得的确有可能,还是决定和路子去找季实子亲自问清楚。

  在季实子工作的公司大厅里,闲来无事的祥明利用自己的小聪明和公司里的人闲谈,明明不认识却装作认识还能互相聊的很开心。终于等到季实子下班坐电梯下来。

  三人去附近的餐厅坐下详谈。季实子否认稻草人的事和自己有关,还和祥明约好如果自己后天不能找到结婚对象就要祥明负责。路子不信,还以稻草人做引教育季实子不要只想着结婚,人生还有很多事要做。季实子被惹怒了,质问路子自己为什么要嫉妒她还做出这样的事,还把路子数落了一通,并说祥明不会喜欢这样的女人。路子面子上很过不去,却还硬撑着让祥明承认他喜欢这样的女人。季实子却依旧不相信他们俩是恋人,并要求给出证据,还答应如果证实路子和祥明是恋人自己就痛快的退出。

  因此,祥明和路子决定在第二天去约会。

  路子为第二天要穿的衣服在家里头疼了半天,因为她的衣柜里只有正装,在衣柜和箱子里翻找半天后,却找出了不属于自己的女装。路子很快联想到和自己外公的情史有关,并以此为威胁而成功地借到了第二天要穿的衣服。

  祥明没想到路子提议的约会地点竟然是游乐园。季实子也一路光明正大的尾随其后。

  两人为该如何装出情侣甜蜜约会的样子头疼,为了激起路子的热情,祥明问起了路子为什么会做老师。路子有些悲伤的回忆说,自己半年前是在大学研究所做研究的,但是由于一次一个项目的负责教授有意于自己,而自己实在是不开窍,就被那位教授记恨了,后来以削减项目研究的费用为由,把自己辞退了。祥明无奈了,三两句话间两人一时言语不和,差点在季实子眼前露出了马脚。为了让两人的行为看起来更像情侣,祥明主动地揽住了路子的腰。不开窍的路子却大怒,用皮包砸向祥明的头。

  祥明坐在阴阳屋里用冰袋冰敷自己脑袋上被打肿的地方,后悔自己答应和路子假扮情侣的决定。路子不好意思的道歉。站在一旁的季实子早已看穿了一切,说如果今天之内自己还找不到结婚对象,就要祥明负责。祥明突然要求最后看季实子的手相再占卜一次。

  这一次,祥明居然从季实子的手相上看出,季实子其实已经谈恋爱了,而且对方已经向她求婚了,并指出季实子就是那家公司社长的女儿,而且她的恋爱对象就是那家公司的员工,甚至报出了那人姓氏,是菅原。季实子问祥明是不是调查过自己。祥明回答,在第一次季实子找上门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季实子的无名指上有淡淡的戒痕。所以那天在公司等待季实子下班而和公司员工闲聊的时候,祥明其实得到了很多有用的情报。

  到底季实子的身上有什么样的故事?而祥明又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这件事呢?到底做稻草人诅咒路子这件事和季实子有没有关系呢?

  从祥明的咒语书上得到启示的瞬太一个人坐在天台上按照书上所讲的步骤做,这时候另外两个好友也来了,瞬太赶紧把书藏起来。表面上装做毫不在意咒语的三个人却最终发现其实三个人都偷偷地去阴阳屋问了有关恋爱的咒语并且照做不误,三个人都笑了。

  在神社扫地的珠希似乎正在入神的想什么,祥明突然出现,指出珠希就是做稻草人诅咒路子的人。原来,祥明买的咒语书里就有讲到诅咒稻草人的做法,而且做法特殊,说卖出这套书的人就是犯人。并说,刚好讲稻草人做法的那一夜夹了一张神社的神签做书签。

  珠希否认说可能是求签的客人这么做的。聪明的祥明早已看穿,点出珠希拿神签给客人的时候都会把有内容的一面折起来再递给客人以保护客人的隐私,但那张神签上并没有折痕,能够拿到没有折痕的神签,除了神社的巫女没有别人了。见珠希低头不语,祥明又拿出一张自己的符咒给珠希,说如果诅咒失败施咒人会受到反噬,自己给的符咒可以护身。

  珠希拿着符咒愣住了,顿了顿她才追上前向祥明道歉,并表示自己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而会光明正大的追求。祥明笑了笑,回答说让珠希有空和路子办个女子会好了。

欢迎来到阴阳屋第5集剧情介绍

  幽灵病栋22点!?

  下班回家的泽崎绿面色慌张地告诉儿子和丈夫,医院闹鬼了,而且据说是高野护士长亲眼所见,并且告诉儿子医院听说了阴阳屋的事打算找阴阳屋帮忙。瞬太答应帮忙去跟祥明说。

  很快,泽崎绿就和医院的事务长一起去阴阳屋拜访,祥明也答应了去做法事。但是事务长却迟疑祥明到时候做一身阴阳师的打扮在医院里走动会在病人之间造成奇怪的传闻。泽崎绿提议让祥明在周末的时候假扮成来医院陪孩子们玩、教孩子们学习的志愿者,以前也请过人扮作杂技团、魔术师什么的,这次扮作阴阳师来应该也说得通了。对于到时候要和孩子们打交道这件事祥明面露难色。

  另一边,珠希在神社里祈愿能够和祥明在一起。

  晚上,祥明和瞬太一起在内藤的居酒屋吃晚饭的时候聊起了这件事。瞬太惊讶祥明竟然会接下除了占卜意外的生意,祥明回答因为这次能够好好赚一笔。瞬太不禁又感叹祥明的腹黑。转头又想到到时候要跟孩子们打交道,这让祥明很头疼,却很快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中午,瞬太和好友在天台上吃午饭也谈到了医院的闹鬼传闻,在瞬太和好友趴在栏杆边朝教学楼张望的时候,刚好看到了路子走过,瞬太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什么赶忙跑走了,弄得好友一头雾水。

  正在澡堂泡澡的祥明听到旁边一墙之隔的女汤传来路子的声音,路子道得意的告诉祥明自己也联系了医院要参加周末的志愿者给孩子们上课,一定会把祥明比下去的,说完就信心满满的走了。路子刚走,瞬太就从另一边的门进了男汤,问祥明情况如何。原来,是祥明教瞬太去跟路子说自己周末要做志愿者去医院给孩子们上课的事,并说自己不想让路子知道,怕路子知道了也去这样会把自己比下去。按照祥明对路子的了解,路子闻言就肯定会去,果然不出祥明所料。

  周末,路子准备了许多东西干劲十足的给孩子们讲课,可能是刚开始的缘故,孩子们显得还是很配合。趁此机会,事务长就带着祥明和瞬太去有问题的206病房查看。路上意外碰到了一个坐着轮椅的奇怪女孩和另一个年轻男子,两人言谈不和很快就分别走开了。

  几人来到了现在是空房的206病房查看,祥明从陪同他们的高野护士长和泽崎绿口中得知了不少信息,原来这间病房之前住的是一个叫早乙女江见的十九岁女生,在一个月前去世了。大量着房间,祥明露出了奇怪的笑容。被问及发现了什么,祥明说他感觉到了江见的幽灵在这个房间里,并让瞬太准备东西,要做安魂仪式。就在这时,门口出现了之前见过的那个小女孩,她对祥明说能否让她见见江见的幽灵。

  泽崎绿告诉他们,小女孩叫真央,是个从小练舞的芭蕾舞者,却因为意外跌落舞台摔坏了腰部神经。住院的时候认识了江见,江见一直鼓励着她,真央在江见的鼓励下积极地做着复健,却在江见死后变得消沉起来。

  另一边,不知道从何得知的秀行抱着花束到路子讲课的教室捧场,却看到孩子们乱糟糟的各玩各的,完全不理讲课的路子这样一副场景。秀行问大家原因,大家说路子讲的实在很无聊,并都嚷嚷着想要江见姐姐带他们看她画的连环画讲故事。这样的情况使得路子心里很不好受。

  晚上,大家都在居酒屋,路子一边喝酒一边发牢骚。秀行说着安慰路子的话,还拿出从星象馆买的情侣钥匙扣把其中的一个送给路子,说能增加恋人间的关系,被路子很干脆的拒绝了,秀行表面无所谓其实很沮丧,大口的喝酒。坐在另一头的珠希看了看自己手中同样的一对钥匙扣暗叫不好。

  路子问祥明发现了什么,祥明说有幽灵,路子指责祥明用这种不科学的东西骗钱,祥明告诫路子说这种话小心会有报应,路子却满不在乎。转头路子抱着东西要上楼睡觉,却在楼梯上看到墙壁映出了奇怪的鬼影,吓得跌落了楼梯晕过去了。

  等路子再醒来,已经身处医院了,守在旁边的泽崎绿告诉她检查过后没有大碍,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要路子在医院观察一晚。身体基本恢复的路子去自动贩卖机买水,却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小女孩独自摇着轮椅前行——是真央。好奇的路子跟了上去,却一路跟到了传闻闹鬼的206房间。透过门上的玻璃,路子看到里面映出诡异的蓝色光亮一闪闪,房里还传来奇怪的动静。真央拍着门朝里面问是不是江见姐姐,还想推门,却没能推开门,反而正扇门都剧烈的抖动起来,还伴随着奇怪的声音。路子吓得惊叫一声,推着真央就手忙脚乱的跑走了。

  把喝得烂醉的秀行丢在居酒屋的一楼后,内藤和祥明在二楼下棋。祥明突然向内藤问起有关瞬太的亲生父母身份的事,似乎祥明从某些地方察觉内藤可能知道真相。面对祥明列出的一条条疑点,内藤回答的支支吾吾,却在后来把话题一转,反问祥明做牛郎前世做什么的,有关阴阳屋的知识又是从哪里得知的。祥明用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应付,似乎两人都知道对方有所隐瞒。

  刚好这时,内藤接到了路子打来的电话,讲了几句就把电话转到了祥明手上。路子在电话那头大喊,江见的幽灵出现了,让祥明去医院处理。祥明却回答这么晚了太麻烦,明天再说,就挂掉了电话。

  次日早上,祥明和瞬太一起去了医院到206房查看,同行的还有事务长和路子。瞬太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符纸给祥明,原本这张符纸是他们贴在天花板上的,而且只掉了这么一张。事务长很生气,责怪路子昨晚大喊大叫弄得全医院都知道了闹鬼的事,并要祥明必须把这件事解决,否则就要退钱。祥明的表情似乎是已经找到了解决这件事情的线索。

  为了弄清楚情况,他们找到真央谈话,问真央觉得江见会变成幽灵的理由是什么,因为人死后除非有执念或未了的心愿才会变成幽灵。真央说江见可能在等祐辅哥哥跟他道歉。祐辅和江见同龄,前段时间祐辅跌断了腿住院的时候认识了江见,两人关系很好,他们三人常常一起玩。但是祐辅出院后,曾偷偷把病的很严重的江见带出医院,江见是坐着救护车回来的,没多久就死了,而且祐辅也没有来参加江见的葬礼。

  闻言,瞬太和路子打算去让祐辅向江见道歉。

  从真央处得知了祐辅工作的地方,三人赶过去,路子很激动的和祐辅说着,但祐辅却感觉毫不在意,转身就坐进驾驶室开车走了。看着祐辅驱车离开,瞬太对他无所谓的态度很恼火,眼眸复又露出兽一般的光芒,注意到这点的祥明生怕路子发现,赶忙走过来挡住了路子的视线,并和瞬太说话让他恢复了正常。

  祥明说要去看星星,路子和瞬太觉得祥明可能发现了什么,就偷偷跟着一起去了。在不远的转角处停下车的祐辅看着星象钥匙扣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瞬太和路子跟着祥明一路来到了星象馆,远远看到祥明正和星象馆的美女解说员攀谈什么,瞬太想到这个美女解说员那天秀行提起过。路子认定祥明只是为了看美女才来了,生气地和瞬太离开星象馆回医院了,并决定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幽灵的事。

  晚上,路子和瞬太蹑手蹑脚的来到206病房,看到透过门上的玻璃房间里又开始闪现蓝光,两人刚准备推门,就被一双手拉了回去,吓得两人差点大叫,回头一看发现居然是祥明。在祥明的带领下,206的门终于被打开了,里面究竟是谁?幽灵时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闹鬼风波最后又是怎样收场的?这一次祥明还能完美的解决问题吗?

  祥明在居酒屋和路子解释过一些她疑惑的地方后,回到了自己的阴阳屋,却发现秀行坐在里面。开始祥明以为秀行是为了路子来找自己的,秀行却大方承认那天祥明和内藤在二楼说的话自己都听到了,并且大胆猜测,祥明在王子商业街不肯离开的理由难道是和瞬太有关?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图文新讯

家装动态